收藏本页 | B2B | 免费注册商铺推广我的商品
99

雅途印刷

纸品印刷 名片|宣传单|画册|杂志|产品手册|海报|折页|说明书|...

个人简历
怕花钱怕逼婚还怕冷 恐归族春节留守广州
发布时间:2022-05-18        

  春节不回老家,留在广州过年。在选择留守过年的“异乡人”中,有的是对广州日久生情,“直把他乡作故乡”,也有的怀揣着各自的难言之隐,不情愿地变成了“恐归族”——面对回家过年的破费劳累,工薪族宁可敬而远之;怕了长辈的轮番催婚,单身族更渴望耳根清净;蚁族毕业生南漂在外,工资微薄自感无颜还乡……

  欢迎您来电来信,让我们和您一起分享您的快乐与幸福,一起承担您的苦恼与孤独!

  春节前,在杨箕村拆迁区,几十名工人每天的工作内容都一样:拆房子,砸砖头,挑钢筋。除夕前4天,工人们就将放假回家,整个拆迁区只留下3名工人照看工地,石民辉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石民辉的老家在广西农村,来广州4年,一直在建筑工地打工,包括去年建成开放的花城广场。半年前,他跟着老板来到杨箕村拆迁工地。与去年春节为亚运赶工的忙碌相比,今年过年工人很“从容”,有20天的假期。几年春节,石民辉都是坐火车回家。“以前都是老板统一买外来工团体票,我们不用去车站排队,只要付钱拿票就成;这一次,老板更是自掏腰包帮我们买票,这两天就可以拿到票。”

  尽管老板帮买票,但石民辉还是决定留下来,看管工地有500元的额外过节费。他说,妻子在老家种糯谷,小儿子读中学,大女儿在东莞的电子厂打工,今年也不回家,都不用他太担心。“孩子都大了,今年不回了,留在这看工地,顺便找点散工做,多攒点钱。”

  佟金是典型的“蚁族”:广州某高校理科专业毕业快两年,在一家小公司做技术员,每月工资两千多元,一直租住在大学城北亭村。这个春节,佟金也不回家。

  “火车上人太多,车票太难买,实在是有心无力。”佟金称自己不回家,主要是交通问题。可言谈之中,记者发现他留守另有“隐情”:毕业两年来,他的职位和工资都很一般,还在北亭村“蜗居”着。“南漂”的状态没有改观,让他不太想见父母,甚至同在广州的同学,他都很少见。

  北亭村居民楼的单间每月房租400多元。毕业时几个兄弟一起住,后来各奔东西,室友换了几批,只有佟金一住就是两年,如今成了楼里的老大哥。这栋居民楼曾被入门偷盗,佟金现在把自己的毕业证和值钱物件,都放在了公司的抽屉里。

  稍可安慰的是,佟金家在广东的女朋友同样不回家。两个人已经开始置办年货,布置小窝,准备迎接一个甜蜜温馨的春节假期。

  前一段时间,尚伟每天上网必做两件事,一是查询广州到哈尔滨的飞机票价,二是黑龙江家乡的天气。直到前几天,看到的数字都让他很失望:“飞机票都是全价,太高;气温持续零下20多度,太低。”权衡再三后尚伟决定,今年春节放弃回家过年。

  尚伟也想回家,可回家路太长:坐火车的话,除了车票难买,广州到哈尔滨要近40个小时,还有十几个小时的慢车,才能从省城到自家县城,旅途太辛苦;坐飞机的话,来回票价超过五千元,几乎与他一个月的工资相当,想想又不值。所以来广州工作将近四年,尚伟只回家过了一次年。

  过年不能回家,尚伟心里也有酸楚,“幸好爸妈有姐姐照顾,过年也不会太孤单。”他希望今年能攒够首付在广州买房,房子搞定后,冬天把父母接来广州避寒,夏天再把老人送回老家避暑。“也许等到下一个春节,爸妈就不用忍受天寒地冻,一家人可以在广州过年啦!”

  8年没有回家过春节,一般人看来有点不可思议,可对24岁的金泉来说:不这样,又能怎样?

  金泉出生在梧州农村,6岁时跟着母亲外出,3年后回老家读到初中。父母离异,两个姐姐跟父亲,他跟着母亲。父亲在老家的加工厂做木工,和他联系很少,母亲在外地养猪谋生。

  金泉16岁独自外出打工,在广州进过食品厂、制衣厂、玩具厂、印刷厂和大排档。现在,他成为自由职业者,主要从事网络上的品牌推广和策划营销。

  “梧州有很多亲戚,父亲也在那里,可能算我的家吗?”在外打工8年,金泉没有回去过一次,“开始很想家,现在已经习惯了。”

  开始几年,金泉在工厂打工,住的是集体宿舍,到了除夕夜,都是几十个工友聚一起,吃团圆饭搞联欢。离开工厂后的第一个除夕,他一个人怕孤单,到朋友家蹭年夜饭,看着人家热热闹闹,自己心里也不好受。

  去年除夕,他有意避开别人,到网吧熬了个通宵,一个人看春晚直播。现在,金泉一个人在天河上社租房住,他准备在出租屋里过年。

  父母的家不存在了,金泉盼着早日在广州置业安家,拥有自己的房子,和家里人在一起,过一个热热闹闹的春节。